第464章 ?老乌龟,能有什么坏心眼?(5300字)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6460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看着满脸戏谑的镇狱法王,王神虚等人神色凝重。

此人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,根本无法抗衡。

纵使三人联手,也不可能是镇狱法王对手。

更何况,还有邪灵强者虎视眈眈。

再加上此地虚空被彻底隔断,王神虚引以为傲的保命能力发挥不了作用。

“这下麻烦了!”

王神虚语气凝重,他在不断观望,试图找到逃离方法。

白帝与岳云德也很焦急,他们已经尝试过,根本无法撕裂虚空。

“这下死定了!道爷我不会要英年早逝吧!”

岳云德悲呼,认定没有出路。

白帝道:“小子怕什么,外界有那么多仙朝后援,他们肯定能感应此地情况,前来支援。”

“到时候,死得就是这些邪灵崽子!”

他们这次行动,同样有强者接应。

这里发生这么大动静,外界那些人不可能看不到。

等到仙朝强援赶到,谁围杀谁还说不定呢!

毕竟这些援军当中,连大圣级别的强者都有数位!

……

镇狱法王冷笑:“本座早就猜到大荒仙朝会来坏事,不仅带来锁界盘,还设下圣祭台。”

“他们若是过来,本座便让他们见识一下圣祭台的厉害!”

圣祭台,乃是邪灵教以邪术炼制的无上邪器。

通过血祭能强行跨越天界壁垒,接引域外无上邪灵降临。

果不其然,在镇狱法王后方,浮现一处古老祭坛。

祭坛通体漆黑深邃,上面布满着骇人心魄的古老邪文,交织缭绕,气息幽厉而又恐怖。

中心处乃是一处殷红血池,血腥刺鼻,汨汨而流,令人寒栗。

其中还有尸体在不断溶解吞噬,彻底消散其中。

那是五域修士的血液,被彻底放干,尸身投入祭坛,炼化成养分。

祭坛上方有一处血光氤氲的虚空光洞,里面迸发出毛骨悚然的气息。

宛若有无上邪灵在汲取养分,即将降临。

镇狱邪王眸光残虐,狠狠盯着王神虚三人,狞笑道。

“你们将成为圣祭台养分,供给圣灵大人!”

“到时候,大荒仙朝来多少人,就得死多少人!”

“此地便是尔等葬身,助圣灵大人君临天下之地!”

镇狱法王早有准备,在这里布置血祭大阵,准备将所有入侵者全部献祭。

血祭养分越多,降临邪灵的实力越强大!

镇狱法王已经祭炼十几名圣者,再加上王神虚等人,能令仙级以上邪灵降世。

到时候,大荒仙朝的援军根本不足为惧。

……

三人面色骤变,他们能感觉到圣祭台内散发着无比恐怖的气息。

那是域外邪灵族的无上强者,虽然还没降临,但气息恐怖至极,令人寒栗。

看来邪灵教这次为了对付他们,准备充足。

镇狱法王冷笑:“你们乖乖束手就擒,说不定本座心情好,能让你们死得痛快点!”

他胜券在握,认定能将王神虚等人镇杀。

毕竟空间被禁锢,以王神虚等人力量根本无法与他抗衡。

“区区邪灵崽子,也敢藐视本帝?”

“信不信本帝一口,咬掉你的狗头?”

白帝嘶声咆哮,龟tou伸缩间,将虚空咬碎。

它毕竟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,又岂会被镇狱法王吓到?

既然逃不掉,那还不如死战。

哪怕是死,他们也要让邪灵族元气大伤。

岳云德同样大喊道:“你们若是敢过来,道爷我炸死你!”

说完,他祭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有能量沛然的无上圣兵,有古老残破却散发骇人波动的大器,还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符箓……

如此多的宝物齐出,气息沛然莫御,神光绽放,映照天地。

这一幕,白帝眼睛都看直了。

它吞了吞口水,哼道:“好你个死胖子,竟然背着本帝偷藏了这么多宝物。”

白帝发现,这里面有很多宝物的气息都非常熟悉。

大多数宝物都是他们一起去寻宝时,岳云德偷偷藏起来的。

岳云德脸色尴尬,嘴硬道:“这本就是道爷宝物,是祖传的!”

“再说,我不都拿出来了?”

说到这里,岳云德一脸肉疼。

这可是道爷考古多年才攒下来的宝贝,今天都要折在这里。

太特么倒霉了!!!

……

镇狱法王不屑道:“负隅顽抗,有种你就引爆?”

身为邪灵教法王,镇狱法王实力强绝。

纵使岳云德将这些法宝兵器引爆,对他也没有太大威胁,反而能省一番气力。

此地早已被封禁,死掉之人的能量依旧能被圣祭台吸收。

岳云德气得跳脚,大骂道:“特么的,你真以为道爷不敢?”

说完他便催动法力,令法宝迸射璀璨神光,气息宛若滔天巨浪,尽数爆发!

恐怖能量席卷而出,覆盖天地,似要爆发无尽威能。

他的意图很明显,若今天真的无法离去,就将这些东西彻底引爆,与这些邪灵同归于尽。

王神虚见状,顿时心里发虚。

这么多法宝若是被引爆,虽然不知道炸不炸得死镇狱法王,但他们必死无疑。

这股力量太恐怖,尽数爆发能斩杀大圣!

但镇狱法王实力强绝,还有无上仙器护体,想斩杀他没那么容易。

王神虚连忙开口:“岳兄别急,王某已经找到离开办法。”

此地被无上仙器锁界盘封禁,寻常人根本无法打开。

但王神虚身具虚空圣体,无比亲近虚空法。

因此,他已经找到虚空壁垒最薄弱的点,可以试图轰破。

只不过,他要付出极大代价。

“啥,你小子咋不早说?道爷的宝贝啊!”

岳云德神色一愣,随后脸上浮现出肉疼之色。

早知道不用死,他又怎么祭出这么多宝物?

哪一件宝物不是价值连城,珍惜无比?

这是他的全部身家,眼下全部激活,都无法收回。

岳云德心疼得嘴角直抽搐,悲呼不止。

旁边,白帝也火急火燎道:“有办法快点使出来,再拖咱仨真要挂了!”

说什么同归于尽,那都是在放屁!

若是有办法离去,谁想死在这里?

只有活着,才能杀更多邪灵。

……

王神虚咬牙道:“特么的,不就是九成寿命吗?”

“拼了,王某氪命要你破!”

他体内力量顿时集结在一起,迸发出无尽神光。

虚空之力涌动不断,骇人至极,在虚空中凝聚出一道巨大无比的虚空之刃!

与此同时,王神虚的头发顿时变得雪白,脸上布满皱纹,生命气息骤然下降到极致。

一次性消耗九成寿命,王神虚也顶不住,虚弱得不行。

但好在,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。

虚空之刃越来越大,气息越来越恐怖,令周围虚空纷纷崩碎。

镇狱法王眼中透出一丝骇然,他能感受虚空之刃有多恐怖。

就算是他,也未必能安然接下。

镇狱法王神色忌惮,下定决心要将王神虚彻底斩杀。

这小子太变态了,很有可能是个隐患,说不定真要被他逃出去。

“杀!”

镇狱法王厉吼,命令邪灵大军出击。

顿时,无数邪灵纷纷上前,气息蔓延天地,震荡寰宇苍穹。

一头头邪灵面目狰狞,催动那漆黑骨刺向着众人杀来。

岳云德冷哼一声道:“反正都已经激活,可不能浪费!”

“看道爷的终极杀器!”

他直接将部分法宝丢入邪灵群中,直接引爆。

若是将那些法宝全部引爆,他们也要死翘翘。

在得知还有生机,岳云德又岂会与他们同归于尽?

……

轰!

一声巨响,火光喧天!

无尽神能席卷而出,威势撼天动地。

邪灵群中顿时引发惊天大爆炸,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位天尊邪灵被撕裂成齑粉,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。

连圣阶邪灵也抵挡不住,死伤惨重,被瞬间抹杀了十几名。

数名真圣级别的邪灵,更是瞬间重创,咳血倒退。

刹那间,邪灵大军乱成一团,被无尽火光覆盖。

岳云德一脸得意,道:“道爷,也是你们这群邪灵崽子能蔑视的?”

他底牌齐出,威力恐怖至极,瞬间重创邪灵大军。

就在这时,镇狱法王出手,他浑身翻涌起骇然邪气,化作滔天邪雾,将所有邪灵尽数笼罩起来。

与此同时,其他圣阶邪灵也纷纷出手,加固阵法,令爆炸威力迅速减弱。

邪灵大军的损伤顿时减少,慢慢恢复平静。

见到这一幕,岳云德面色微变,道:“老王,你好了没有?”

“还没好的话,道爷要挂啦!”

这些宝贝根本阻挡不了多久,一旦耗尽,邪灵大军就要冲杀上来。

这么多圣阶邪灵,再加上镇狱法王,这谁顶得住啊!

岳云德一脸焦急,也只能不断将丢出法宝阻挡,尽量拖延时间。

……

“好了,给我开!”

王神虚面色苍白,猛然将虚空之刃祭出,重重轰在虚空光幕上。

咚!

天摇地动,震颤苍穹!

由无上仙器锁界盘布置的虚空壁垒,终于在王神虚全力出手下,强行轰出一道裂缝。

见到这一幕,三人面色大喜。

岳云德:“开了开了,现在有救了!”

白帝:“小子,你还是有点用,不如本帝收你做人宠,传你无上法?”

王神虚:“再废话就把你丢在这里。”

岳云德:“别贫嘴了,再不走就走不掉了!”

见到两人在这种时刻都能吵起来,岳云德脸上满是无奈。

但好在,王神虚没有继续争吵下去,打算催动秘法,带两人一同离开。

……

但就在这时,突然有一道身影从虚空裂缝中走了出来,正好与王神虚相视对望在一起。

见到此人,王神虚顿时愣在原地,都忘记催动秘术。

“你小子在干啥,咋还不走?”

岳云德与白帝催促,当他们回过头后,同样愣在原地,双眼发懵。

“沈……沈兄?你是人是鬼?”

王神虚身躯颤抖,神色震惊,眼中充满着难以置信。

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,正是沈天。

……

在离开浑天棋局小世界后,沈天便在无尽虚空游荡。

浑天仙王构建的虚空甬道并不稳定,沈天也不知道自己被传送到哪里去了。

他在虚空不断穿梭,突然发现空间被禁锢住。

沈天正想要强行撕裂空间离去,突然看到有一道裂缝出现。

因此,他也懒得再费事,直接从这道裂缝走了出来。

谁想,一出来就见到白发苍苍,虚得快死的王神虚。

见到故人,沈天正准备打招呼。

听到王神虚的话,沈天脸顿时一黑。

咋滴!

本圣子不就闭关了180年吗?

咋就变成鬼了?

这小子在咒我死?

随后,白帝与岳云德同样大叫起来:“鬼啊!”

他们不得不震惊,毕竟沈天消失太久,尤其还是在通天建木界。

虽然他们从石天子口中得知沈天进入浑天棋局,但180年未出现,怎么可能还活着?

没有人能在建木界逗留超过百年,万古以来未有先例。

所以,在这里见到沈天,他们自然吓得直叫。

“肯定是邪灵幻术,想要诱骗我等!”

王神虚大叫起来,他认定这是幻象,出手想要打破。

他祭出虚空之刃,猛的向沈天砸去。

“王兄,别闹!”

沈天无语,直接一巴掌将虚空之刃拍得粉碎。

“我敲,此僚凶残,咱们一起上!”

王神虚顿时大惊,呼朋唤友,要与白帝、岳云德联手。

沈天无奈,好像解释不清了。

他也懒得废话,直接探出噬仙藤。

仙藤化作一条条虬龙,直接将王神虚捆起。

王神虚顿时被捆住动弹不得,眼睛瞪得老大。

白帝与岳云德见状,神色大惊,想要出手解救。

但这时,王神虚一脸欣喜,大叫道:“是沈兄,真的是他!”

这熟悉的捆绑感,准没错!

“沈小子(师弟),你真没死?”

白帝与岳云德闻言停手,眼中透出喜悦。

外界早就传言沈天已死,虽然他们不愿相信,但不得不承认。

毕竟沈天实在太久没出现,令人产生怀疑。

沈天:“我只是闭关闭过头了,醒来就过了180年!”

沈天心中也十分开心,没想到一出来就能见到老朋友。

岳云德原本还想叙旧,突然反应过来:“师弟等会再说,此地危险我们快点离开。”

“老王,快把我们送出去!”

这可不是叙旧的地方,背后邪灵大军都要杀过来了。

再待下去,就要死翘翘了!

王神虚闻言,顿时面色一僵:“我,我做不到啊!”

“以我现在的力量,只能带两个人离开。”

他刚才已经算好,寿元燃尽前应该可以带着两个人远遁万里。

但是沈天突然出现,这就让王神虚压力变大了很多。

毕竟刚氪了九成寿命,他身体虚得一比,没有多余寿命再支撑。

若是再带一个人,他说不定要当场暴毙。

“那岂不是说,有个人死定了?”

白帝与岳云德双眼发懵,不知所措。

眼下,注定有一个人无法离去。

后方的邪灵大军就快杀过来,留在这里必死无疑。

王神虚也一脸蛋疼,不知现在该带谁离开?

沈兄好不容易才出来,肯定要活着出去。

至于白帝和岳云德,同样不错,对五域有大用。

但和沈兄比起来,还是差远了。

事到如今,总要有人牺牲自己。

想到这里,王神虚望着白帝与岳云德:“你们两个商量商量,看看谁舍身取义,先留下来?”

没办法,他与沈天必须要走,那就只能从白帝与岳云德两人中选一个。

岳云德与白帝闻言,嘴角疯狂抽搐。

舍身取义个屁,留在这里妥妥死球!

两人都快要哭了,连连悲呼。

“沈小子师弟,你早不出现晚不出现。”

“干嘛偏偏在这个时候,出现在这里?”

虽说见到沈天活着出来,他们心里很开心。

眼下却不是开心的时候,留在这里是要死人的!

……

听到三人的对话,沈天眉头微蹙。

他还没搞清楚这几人在说些什么,莫名其妙。

但随后,他反应过来。

怪不得三人这么慌乱,连王神虚这小子都差点氪光老命逃。

原来他们身后,有一群邪灵大军正冲杀过来。

为首之人正是镇狱法王,他一马当先,气息恐怖至极。

其身后还有几位圣君级长老,十几位真圣与一众天尊级邪灵。

如此多的邪灵强者齐齐杀来,威势骇人至极,宛若要将天地颠覆。

见到这么多邪灵强者,沈天并不在意,只是有些好奇。

这么多邪灵出世,想必五域大劫已经降临。

也不知道,本圣子错过了什么。

……

而这时,白帝与岳云德正陷入纠结。

他们也知晓沈天的天资绝顶,若是活着出去,作用远比他们要大。

如今大劫降临,无人能安善其身。

唯有绝对顶尖的天骄,才可能拯救这一界。

想到这里,白帝叹息:“既然如此,那本帝留下吧!”

“我活了一万多年,也活够了,你们三个小子走吧。”

岳云德闻言身躯一颤,似被这种热情感染:“还是你们走吧!”

“我就算成功逃走,也没白帝活得久,我走不划算,还是老乌龟走吧!”

岳云德眸光灼灼,大义凛然。

大难当头,我又怎可苟且?大不了和这群邪灵崽子拼了!

白帝微微一愣,似没想到岳云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他想了想,无奈道:“别跟老子磨叽,按辈分你得叫我祖师爷,我命令你走。”

白帝虽然这么说,但心中已有其他想法。

这胖子若是再推回来,本帝就顺势应下。

这样的话,也显得本帝大度!

嗯,老乌龟能有什么坏心眼?

毕竟能活,谁想死?

让沈天活那是没有办法,毕竟这家伙对大局的影响力远超他们。

但岳云德,咳咳~

好像多他一个少他一个,影响也不大吧!

……

然而白帝没想到,岳云德的想法跟他一模一样。

听到白帝的话,岳云德恭敬道“好嘞!遵命祖师爷。”

“祖师爷既然开口,贫道必须要听!”

“您老就安心去吧!”

“来年,贫道定会为您烧香祭奠!”

白帝:“????”

不是吧!

不是吧!!

不是吧!!!

这死胖子,咋不按套路出招?

按道理这种事,不应该你推过来我推回去,反复几次吗?

结果这死胖子才玩了一次就不玩了?

我敲!

这不是搞我吗?

靠,人类没一个好东西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