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章 天劫是个傲娇怪(8000字)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9232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虚空中一道道身影浮现,他们是各大仙门的长老。

齐少玄挑战神霄四杰这样的大事,牵动整个东荒修仙界目光。

可以说这场战斗胜败,甚至会影响到各大圣地的威望和地位,至关重要。

别看好像只是几个金丹级的晚辈在打,其实暗地里护航较劲的圣者都不止一个两个。

原本神霄圣地方常和张云曦联手压制齐少玄,就已经让很多被紫府圣子踢馆的势力心里舒坦。

如今神霄圣子峰上惊现天劫,更是牵动所有人的心。

都说这一届神霄圣子沈天有大气运傍身,乃是不弱于齐少玄的气运之子。

甚至有很多人说,沈天的气运与天赋还要在齐少玄之上。

这个说法到底是真是假,是不是神霄圣地故意炒作,很快就能见分晓了。

……

圣子峰上的天劫,还在不断酝酿。

浓浓天威让虚空中无数强者避退,不想被卷入其中。

倒不是现在圣子峰上的天劫威力有多强,而是天劫这玩意贼记仇。

不论修为多强,只要你介入他人或者至宝雷劫,干预渡劫,就一定会被针对。

而且雷劫会根据修为强弱,调整攻击你的雷劫强度,给你非常贴心的一对一定制服务。

故此,修为越高的强者往往越不敢招惹雷劫。

至于那些敢对劫云挥鞭子,扇巴掌的狠人,嗯……都老惨了。

噼里啪啦的闪电开始从云层中落下,化作一柄柄雷电长刀,朝圣子峰巅斩去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道黑色残影从圣子峰上升起,体表覆盖着黝黑光甲,挡向那些雷霆。

轰!

轰轰轰~!

轰轰轰轰轰!!!

雷霆如长刀般劈斩在那黑色的物体上,流光溢彩。

此时,众人也看清那黑色的东西,并不是神霄圣子沈天,而是一枚黑色的蛋蛋。

它在虚空中缓缓旋转着,方圆千丈内的灵气宛如形成一个庞大旋涡,疯狂朝这枚黑色的蛋内涌去。

随着越来越多灵气涌入这枚蛋中,它体表龙纹也越来越清晰,甚至响起龙吟声。

齐少玄胯下,敖乌脸色难看,发出轻轻的呻吟声。

“好强的压迫感,这……这股血脉上的压制,怎么可能,本太子可是八品黑龙!”

原本御空而立的敖乌重重坠落在地上,一股澎湃浩大的威压降临它身上,压着它不自主想要低头。

这并非什么特殊手段,而是来自血脉深处的压制:高品龙族对低品龙族的压制。

也正是因此,敖乌心里更加难以置信,毕竟他可是八品黑龙。

东荒这几千年来,他已经是天赋最强的龙族。

哪怕算上万年内所有黑龙岛龙族天骄,他也能排入前五之列。

而且另外四位八品黑龙的血脉纯度也未必比他高,不可能给他如此强大的威压。

敖乌虽然年幼,但却有着龙族的骄傲,他不甘心就这样被来历不明的龙威压制,所以他在抵抗着。

他的四肢五趾深深地嵌入地底,龙躯不屈的昂起,头颅骄傲地望向圣子峰上空。

他要看清楚,这枚神秘的龙蛋到底是什么来历,一定要看清!

“区区一枚来历不明的龙蛋,想让本太子臣服?”

“休想,本太子龙骨铮铮,宁折不弯!”

三分钟后,敖乌趴下了。

哎,抵抗太累了。

既然血脉深处威压都觉得,这枚龙蛋的血脉纯度比本太子高,那应该没错吧!

面对着血脉纯度比自己高的龙族,趴下表示尊重这并不丢人。

嗯,这样趴在地上看大佬渡劫的感觉,挺好的。

旁边的齐少玄扶着额头:“……”

话说小老弟,你丫实在挺不住的话,早说好咩?

作为齐某签订龙神契约的伙伴,你的面子就是齐某我的面子。

这样当着无数人的面放骚话,然后分分钟被打脸,你让齐某我的面子往哪搁?

好丢人的啊~

……

“咳咳,齐某的伙伴出了点状况,咱们的决斗暂停,行吗?”

看着虎视眈眈望过来的方常和张云曦,齐少玄不由得咽了口唾沫,额头冒汗。

坦白说要是敖乌没出问题的话,他们人龙合一施展《真龙帝经》中的合计之术,当所向披靡。

别说方常和张云曦,就算张云霆正式下场,齐少玄也绝对有自信可以横扫之。

但此时敖乌那小龙崽子被压趴下,起都起不来,还怎么打?

而且齐少玄也明显感觉到,自己战力被削弱了。

他虽然获得大量机缘,但一身战力的核心来源还是《紫府帝经》《真龙帝经》和《涅槃不灭帝经》。

其中《涅槃不灭帝经》主要是用于疗伤恢复,《紫府帝经》和《真龙帝经》主战。

而他体内的真龙之力乃是与敖乌同源的,同样会被更高品龙族压制。

只是他感受到的压制,不会跟敖乌一样夸张到俯首而已。

不过纵使如此,齐少玄也感觉此时自己的战斗力削弱两到三成以上。

这种状态下的他,要是再跟方常、张云曦打,有很大概率会被按在地上疯狂摩擦。

因此哪怕再羞耻,齐少玄也只能申请决斗延后,等敖乌那小子恢复。

雷霆白虎淡漠地盯着齐少玄,张云曦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你,不是说要认真了吗?”

齐少玄:“……”

方常的巨灵真身扛着长枪,似乎在考虑往哪里捅比较舒服:“你不是说热血沸腾,嫌我们还不够强吗?”

齐少玄:“……”

火辣辣的感觉从脸上传来,齐少玄默默地用紫色灵气把整个身体完全盖住。

早知道神霄圣地这块骨头如此难啃,就不那么早说骚话了。

呜呜呜,一说骚话就被疯狂打脸。

太丢人了~

……

幸亏损归损,但张云曦和方常的确收了法身,没有再继续进攻。

一方面是他们全力爆发消耗的确也很大,另一方面则是沈天已经出关了。

他们这么拼命地拦截齐少玄,不就是为了维护圣子沈天的尊严,不至于不战而败吗?

如今沈天已经出关,方常和张云曦相信以他的战斗力,绝对可以正大光明一对一吊打齐少玄。

到时候,不比群殴嬴齐少玄风光多了?

至于齐少玄此时脸红臊得慌,其实根本没必要。

因为这一刻所有人的关注点,都在神霄圣子峰的雷劫上,已经没几个人关注他了。

他们都在好奇,为啥神霄圣子……变成一颗龙蛋,而且还渡劫了。

难道说,神霄圣子沈天夺舍了龙蛋,要借此一举成圣吗?

各种各样的猜测在人群中被提出,当然仅限于一些没有见识的人。

真正的大人物,此时已经探清楚圣子峰上的虚实,而且也都各自打起小算盘,准备谋划。

“方常、张云霆、张云曦,这场雷劫的威能相当于元婴期巅峰强者攻击,对你们威胁不大,可借此感悟禁忌篇章。”

三杰的脑海中,响起神霄圣主淡漠的声音。

三人齐齐点头朝着圣子峰顶激射而去,踏入劫云之中。

当然,他们三人并没有闯入雷劫核心区域影响龙蛋渡劫,而是在边缘区域盘膝而坐,炼化逸散开的雷霆力量。

一时间,他们三人仿佛与天地雷霆共同脉动,眉心处的雷霆印记熠熠生辉。

……

“神霄圣地的禁忌篇章的确超凡,竟然能炼化来自天劫的力量。”

“听说原本神霄雷帝经的禁忌篇章,圣子圣女才有资格修习,是此届圣子强烈建议特事特办,才破例传授给方常与张龙渊的。”

“怪不得方常与张龙渊对神霄圣子如此拥戴,要知道在修仙界,传法之恩不亚于救命之恩啊!”

“要我说,也是神霄圣子有魄力,有真正的无敌心,巴不得同门师兄弟越强越好。”

“毕竟禁忌篇章本就是为了让圣子压制其他弟子所定的,若是修炼的功法都一样,圣子对其他真传弟子就很难起到绝对压制,容易动摇权威。”

“是极是极,其他圣子都叫嚣着什么‘我有无敌心’‘有我无敌’,要真无敌的话还需要开小灶吗?”

“靠着禁忌篇章同门无敌,算什么真无敌?正经人谁开小灶,你开小灶吗?”

“现在看来,单单是这份豪迈,神霄圣子就比紫府圣子强。”

……

人群中响起各大仙门弟子的‘窃窃私语’,不过对于修仙者来说,这些‘窃窃私语’的声音真的不小。

顿时,原本就臊得慌的紫府圣子,脸色更红了。

他知道人群中肯定有不少黑粉在带节奏,因为他横扫东荒的时候得罪了太多人。

若是他继续横推下去,真正做到‘有我无敌’,那这些黑子自然无话可说,只能在暗处偷偷发酸。

问题是,他在神霄圣地卡住了。

如此一来那些人自然按捺不住,开始在暗地里疯狂带节奏。

甚至有些人就是故意让紫府圣子听到的,毕竟要真是‘窃窃私语’,为啥不神识传音?

“这神霄圣子,怎么还不出现?”

紫色灵气中传出齐少玄郁闷的声音,他又不傻,看得出那黑色龙蛋不可能是沈天。

不过神霄圣子峰上,突然出现一枚血脉纯度如此高的龙蛋,这已经足够让齐少玄升起不祥的预感了。

忽然,人群中再度出现骚动。

“快看快看,圣子殿里有人走出来了。”

“好英俊的美男子,这容颜这身材这气质这衣着,完美!”

“背后居然有那么大功德光轮,阿弥陀佛,这是做了多少好事?贫尼爱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!他走过的地方,那些灵草都加速生长,灵花绽放,还有灵蝶簇拥,这是什么神仙人物?”

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霄圣子吗?都说他是东荒第一美男子,本仙子痴了~”

……

透过紫气偷听着人群中的话,齐少玄心里一咯噔。

他深吸一口气,原本笼罩全身的紫色灵气开出两个小洞洞,透过这两个小洞洞朝圣子峰望去。

却见那圣子殿的大门缓缓打开,一位身穿白龙锦衣的少年缓缓从门中走出。

他约十六七岁模样,看起来比齐少玄年轻许多,容颜绝世。

饶是齐少玄已经算是东荒难得的美男子,然而在见到沈天时,依旧不得不承认这位少年的颜值,略胜他那么一丢丢。

而且沈天身后的异象,也完全不逊色于他分毫,甚至更强。

在沈天身后,有一道巨大的金色功德光轮,散发着让人无比舒适的金光。

这种光轮不仅仅能对妖魔邪祟造成强大压制效果,更能加持悟性,令沈天修行任何功法都能事半功倍。

一般来说,只有道门和佛门那些普度众生的至善道人和慈悲圣僧,行善积德千百年,才有可能凝聚出这样的功德光轮。

但凡拥有这种光轮的存在,都将受万人敬仰,因为这代表着他是天道认可的——大善人!

单单这一个异象,已经足以秒杀齐少玄身后的所谓龙神傲苍宇。

更何况,沈天身后的异象还远不止如此而已。

在沈天身后,有伟岸的雷帝横亘虚空,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十方神兽簇拥左右,宛如代天行罚。

还有近乎无穷无尽的神剑异象,如狂风暴雨般涌动,可怕的锋锐之气让人遍体生寒。

有五色神光遮天蔽日,带着刷尽天地万物无所不容的伟力,包罗万象。

甚至就连齐少玄的龙神傲苍宇异象,都能在他身后找到。

“这算啥?异象收集狂吗?可恶啊!”

齐少玄嘴角微微抽搐,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颜值和逼格方面,好像都……被完败了。

“异象只是修为显化的一部分,并不难代表真实实力,”齐少玄握紧手中方天龙戟,“齐某是绝对不会不战而降的。”

等着!

等这龙蛋渡完劫,等齐某消耗的功力完全恢复。

到时候,齐某定要与这神霄圣子一对一公平决斗,光明正大地战胜他!

浓浓紫气中,两个小孔透射出坚毅的光芒,那是齐少玄充满战意的目光,坚定而炙热。

……

然而此时,沈天却是并未感受到齐少玄的战意。

他本来正泡着澡,浑身舒坦,却突然听到敖冰神念传音说她要破壳。

敖冰涅槃化蛋是为了孕养大量流失的本源,以龙族秘法活出第二世,如今憋了这么久终于要出世。

作为敖冰的契约伙伴,沈天自然会全力配合她。

毕竟这家伙要是渡劫失败死在神霄圣子峰,传出去指不定黑龙岛会咋样呢!

因此,沈天当机立断撤去神霄圣子峰上的护山大阵,准备想办法帮敖冰一把,把这破壳天劫给渡了。

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敖冰此时渡的雷劫只是她涅槃重生的涅槃劫,并不是成圣的天劫,所以威力并不是特别强。

一道天劫雷霆的威力,也就堪堪能劈死元婴期巅峰的修士吧。

当然,不是那种犄角旮旯门派里出来的元婴巅峰,那种元婴也能算元婴?

这么说吧!

从神霄真传弟子里随机抽十个元婴期巅峰,一道雷劫劈下来,差不多死七个活仨的样子。

“冰前辈,这天劫你能扛得住吗?”

沈天站在圣子殿前,望着雷劫中央区域的黑色龙蛋,问道。

龙蛋发出幽幽光泽,敖冰的声音在沈天脑海中响起:“还叫前辈?说了,叫本宫冰姐姐。”

“区区这种程度的天劫,还奈何不了姐姐我,就是本宫现在还处于蛋中,没法服用丹药补充法力消耗。”

龙蛋表面幽光闪烁,凝聚成黑色龙爪将雷劫劈碎:“你还有涅槃圣液吗?给本宫倒一些。”

涅槃圣液,可以给敖冰恢复法力吗?

沈天若有所思,从怀中取出一堆瓶子,其中大部分都是白色的。

他从里头挑出一个红瓶子,走向黑色龙蛋:“冰姐姐,你找个坑趴好,我给你圣液。”

说罢,沈天缓缓朝着那雷电交织的雷劫深处走去。

他倒不是没想过直接把瓶子扔过去,就怕万一被雷劈碎了咋办,还是自己拿着稳妥。

看着沈天缓缓踏入雷区,虚空中一道道人影的目光都灼热起来:这神霄圣子,是准备展示力量了吗?

浓浓的紫气中,敖乌好奇的声音响起:“少玄哥,这种程度的天劫,你能挡得住吗?”

齐少玄嗤笑道:“只要方天龙戟在手,这种程度的雷霆来一道齐某碎一道,碎他个几十道毫无压力。”

齐少玄并没有吹牛,他虽然只是金丹期,但真实的战斗力已经足以碾压元婴期巅峰。

即便是较弱的化神期强者出手,齐少玄爆发状态下都能与之过两招。

当然,也只能过两招,第三招再不跑路估计就得凉凉。

面对此时敖冰涅槃劫这种程度的攻击,齐少玄在全盛状态下配合疗伤丹药,挡个二三十招并不难。

齐少玄饶有兴趣地望着沈天,他倒是想借着这次机会,看看沈天能挡住几道雷霆。

从某个方面来说,这也是他窥探沈天深浅的一个大好机会。

……

在众目睽睽之下,沈天踏入雷劫核心区域。

这里经过雷霆肆虐后,花草树木都已经几乎枯竭。

然而沈天一步踏出,原本枯黑的草木顿时重新萌芽,灵花也盛放开来。

如果说这浩荡的天劫仿佛是灭世神威,那么沈天通体缭绕着绿色光辉,便如生命的礼赞。

凡他所过之处,万物新生。

隆~~~

天上的雷霆似乎也被沈天激怒了。

雷爷我要劈的花草,你小子也敢救回来,长得帅了不起啊!

行,雷爷我不劈花草了,雷爷我劈你!

一道璀璨的神雷从天空中激射而下,径直朝着沈天头顶劈去,雷霆所过之处连虚空都在扭曲。

出现了!

接下来,就看沈天怎么抵挡这道天劫。

齐少玄的双眼瞪得老大,此时他已经将沈天认作自己一生的宿敌。

他非常迫切地想要了解沈天的战斗力,究竟如何,能不能与他分庭抗礼一较高下!

天劫与沈天的距离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

终于,那道天劫化作一柄神刀斩落。

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,面对着天劫所化的神刀,沈天并没有主动攻击,也没有施法格挡,而是缓缓张开双臂。

是的,他在拥抱天劫~

顿时无数人惊掉下巴,这特么也行?

那可是天劫,哪怕是削弱版的涅槃劫,也是能劈死元婴期巅峰的天骄的。

就算你神霄圣子真的风华绝代,天纵神武,这样找死真的好吗?你以为天劫会跟颜控一样怜香惜玉?

轰~!!!

神刀重重地劈在沈天头顶上,却只发出‘当’的一声脆响。

接着,那雷霆神刀便直接溃散开来,化作充沛无比的雷霆能量,涌入沈天体内。

而沈天的头顶,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断开。

顿时,整个圣子峰四面八方,都响起一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。

嘶~嘶~嘶~

恐怖如斯~

齐少玄手中的方天龙戟‘当’的一声掉在地上,浓郁紫气剧烈地翻涌。

透过两个紫气团上的孔,可以看到一双瞳孔中满是震撼。

什么鬼???

这神霄圣子修炼的不是《神霄雷帝经》吗?

什么时候《神霄雷帝经》配套的《雷帝炼体术》,能练出这么硬的脑袋了?

就算是将雷音圣地的绝技《般若波罗铁头经》练到大成乃至圆满,也未必能做到这种程度吧!

这家伙的脑袋,是用仙金做的吗?

坦白说齐少玄有点怀疑人生,而怀疑人生的不止他一个人。

此时关注圣子峰雷劫的所有修仙者,心中的念头都跟齐少玄是一样一样的。

那就是,这丫开挂了吧!

……

神霄众弟子中,天眷组织的那些弟子也没闲着。

秦云迪特制的七彩神雷噼里啪啦地在天空中爆炸,一柄柄长剑在天空中纵横交错,凝聚出一个‘天’字。

“仙之巅,傲世间,努力修炼每一天,跟着师兄必成仙!”

其声如雷,其势如虹,众志成城,令人震撼。

一时间,那些隐藏在暗处看热闹的其他圣地圣子、大师兄,全都感觉浑身上下冒酸味。

就好像吃了万年柠檬精涅槃所化的圣液一样,从骨髓里散发出幽怨的酸味。

这,这就是别人家的师弟吗?为啥自家的师弟,一点都不懂事?

神霄圣子,太让人嫉妒惹!!!

……

其他宗门天骄心里的想法,沈天压根没注意。

他现在心里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是——打死都不跟天劫对着干。

开玩笑,真以为他沈天是个没见过天劫的处吗?

本圣子连圣阶渡劫都见过不下三次,经验丰富得很好不啦!

众所周知,天劫是个傲娇怪。

你越是不给它没面子,在它面前叫嚣,就会被劈得越狠越凄惨。

就像藤母绿姬,灵木榜排名第九的噬仙藤作为本体,几乎是圣下无敌手的存在。

牛逼不?

牛逼又怎么样?敢在天劫面前叫嚣,还敢拿自己的鞭抽天劫劫云,这跟拿鞭抽天劫的脸有什么区别?

这不,被天劫劈得差点形神俱灭。

还有无生法王和杀破狼三圣,居然敢凝聚血佛阻碍天劫,还扇天劫巴掌。

结果呢!

也被天劫直接攻破众生平等大阵,劈了个外焦里嫩。

由此可见跟天劫对着干,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而金莲天尊就很聪明,渡劫之前先对着劫云祷告一番:神霄弟子金莲欲渡劫成圣,望天道垂怜。

结果你看,渡劫成功安排得明明白白,压力小了贼多。

由此可见在天劫面前,越乖越好,天劫大大想要劈本圣子,那就让他劈两刀高兴高兴。

反正这点威力又伤不到本圣子,反而能让本圣子吸收天劫的雷霆。

沈天行走于劫云下,脸上带着让万千女子痴狂的笑容。

他手掐道家法印:“雷霆雨露,俱为天恩,神霄圣子沈天,谢天道赐雷。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沈天脸上带着诚恳无比的笑容。

他相信,天道能感受到他的从心……

呸呸呸,是真诚的心。

……

另一边,沈天的话音刚落,整个神霄小世界都炸开了锅。

“卧槽卧槽,被这么强的天劫劈中脑瓜子,圣子居然一点事都没有,还感谢天道赐雷?”

“雷霆雨露俱为天恩,好高深的境界,不愧是神霄圣子,境界就是高。”

“高你妹夫,你听不出来神霄圣子表面是在感谢天道,实际上是在挑衅天劫不够强吗?”

“是极是极,神霄圣子不愧为我东荒第一天骄,竟与天道试比高!”

“以肉身硬撼天劫,而且还当着天劫的面嘲讽天道,霸气,太霸气了,哦,啊,本仙子简直要痴了。”

“傲立苍穹内,霸凌寰宇中,天劫任你劈,闪躲算我输!这才是真正的少年至尊啊!”

“谁在称无敌,哪个敢言不败?天劫底下都不见?”

……

来自各大仙门的天骄、长老,都在议论纷纷。

天眷组织的那些元老自然也没有闲着,此时都在关注着沈天。

宋富贵捋着胡子,喃喃自语:“天师不愧是天师,竟然完全不把天劫放在眼里,这种霸气简直旷古烁今绝世无双。”

“要不要把天师现在睥睨天劫的伟岸身姿拓印下来,这样可以制作出限量版‘阴阳雷爆符’,估计能卖出双倍的价格。”

“嗯,也可以制作出限量版的‘阴阳破妖枪’,将天师的伟岸身姿印在上面,奖励给组织里的成员。”

隐约间,宋富贵仿佛抓到了一条新的商机。

刘太乙手中捧着御剑,目光炙热地书写着:“紫府圣子降临神霄,嚣张跋扈目中无人,横扫四下难逢敌手。”

“时值天降雷劫,紫府圣子瑟瑟发抖藏身紫气之中。苟全性命于天地,不敢叫嚣于天劫。”

“圣子天师豪气干云,傲立天劫之下,刀斧加身而色不变。”

“横眉冷对劫云指,挥斥方遒不畏天!”

桂公公身穿红袍,仰望着被所有人关注无尽光芒加身的沈天,目光中满是欣慰。

时间过去太快,转眼间十六年时间转瞬即逝,殿下终于也长大了。

当年殿下出世之日,天地剧变,诡异的力量入侵。

兰妃娘娘以性命为代价,终于将殿下挽救回来,自身却香消玉殒。

如今殿下终于长大,而且已经成为整个东荒最耀眼的天骄,无数仙子为之疯狂。

若是兰妃娘娘在天有灵,见到眼前这一幕的话,也该含笑九泉了。

……

沈天并没有关注其他人的交谈,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天劫上。

事实证明,他猜得果然没错。

只要不作死去主动攻击天劫和劫云,天劫就不会特意针对他。

当然,天劫的不特意针对落在那些‘吃瓜群众’眼中,会被曲解成什么样,沈天就不知道了。

反正他心里对天劫是贼鸡儿尊重的,每走一步都默念一百遍‘天道赛高’。

毕竟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对天劫客气点肯定没坏处。

于是,在所有人眼中出现非常诡异的一幕。

那就是沈天‘挑衅’完天劫后,竟在劫云下闲庭信步。

更诡异的是那些天劫居然没有继续劈沈天,而是直接忽视他朝龙蛋劈去。

这算什么?天劫认怂了吗?

沈天手中捏着红色的小瓶子,终于走到龙蛋面前。

此时敖冰的涅槃劫已经度过大半,但很显然法力消耗也相当不小。

雷劫越往后威力越大,若是没有法力补充的话,恐怕这次渡劫敖冰还得受点伤。

“快,快把圣液给我,我要……”

“我要恢复元气,以最完美的姿态活出第二世。”

敖冰的声音有些喘息,沈天连忙将红瓶子里的涅槃圣液倒入坑中。

淡淡的银白色圣液将龙蛋包裹在其中,浓郁灵气刹那间让方圆数百丈内灵草灵花疯长。

而原本光芒有些暗淡的黑龙蛋,开始飞速恢复元气,精神头十足。

“嗯?这次的圣液,怎么感觉药效比之前弱了不少?”

“不过量大,你小子对本宫还算大方。”

“放心,等本宫出来之后重塑无敌身,一定罩着你。”

略显稚嫩的女童萝莉音,说出的话却霸气无比,让沈天不由苦笑。

虽然明知道自己面前泡着的是一个万岁以上的老妖怪,可是这娃娃音还是欺骗感十足。

也不知道破壳而出后的敖冰,会是个什么样的形态。

是成熟御姐,还是之前惊鸿一瞥的邪恶黑裙小女孩。

话说,真的可以骑吗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