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这傻雕你认识吗?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35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你猜?

你猜我猜不猜!

看着紫衣老者,沈天无语。

这老家伙是从哪学来的卖关子之术?

不知道那些喜欢卖关子的作者,都被寄刀片吗?

还让本圣子猜?

本圣子肺里藏着把万年前的天诛剑,信不信一剑给你拉破伤风?

沈天心里无奈,不过嘴上却依然彬彬有礼:“前辈气度非凡,定是得道真仙。”

“前辈的想法沈某实在猜不到,总不可能是因为沈某长得,跟前辈年轻时候一样英俊吧!”

紫衣老者理所应当地点头:“没错啊!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?”

沈天:“???”

不是吧,前辈!

你们上面来的都这么任性吗?

人家踏踏实实经历过考核,才能得到机缘。

就因为本圣子长得英俊,你便直接提拔我到最高层见你?

前辈,你这样搞潜规则真的好吗?

见沈天脸色古怪,紫衣老者不由地笑道:“一点都不幽默,怪不得还是处子之身。”

沈天#:“???”

糟老头子,聊天归聊天,人身攻击就过分了啊!

处子之身怎么了?本圣子才16岁,都还没成年,这不是很正常嘛!

而且幽默不幽默跟是不是处子之身,有必然联系吗?你丫能不能不要偷换概念?

沈天无奈道:“前辈,你到底是谁?”

紫衣老者微微一笑,继续倒着茶自斟自饮着。

他平静道:“本座叶擎苍,当年的仙界第一美男子。”

“因为长得太英俊,且天资无双纵横无敌,在仙界被万人追捧。”

“仙界无数仙子对我情根深种,以至于招惹太多强敌嫉妒,联手袭杀我。”

“无奈之下,本座只能凭着自爆神体将大半强敌诛杀,然后带着战神塔下凡来。”

无奈地叹了口气,叶擎苍道:“忆往昔峥嵘岁月,不堪回首,时空长河幽幽,再无风流。”

看着一本正经喝着茶,笑得脸上褶子跟饺子皮似的紫衣老者,沈天不由地扶额。

摆出得道仙人的范,说着这么厚颜无耻的话,绝世高手就这范?

他感觉自己见过的强者,除师尊外好像都太不正常。

沈天无奈道:“前辈将晚辈接引到塔顶,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?”

叶擎苍望着沈天,慈祥地笑道:“痴儿,万年来本座只见到你这么一个美男子。”

“而且你修炼的还是《薪火经》,并且已经炼化整整四大天地奇物,天赋气运皆堪称无双。”

“若是本座没有猜错的话,你便是本座等待万年的修仙奇才,有制霸仙界之姿!”

“怎么样?喜欢这尊战神塔吗?只要你开口,这尊塔就是你的!”

沈天:“???”

沈天:“不是说在这塔的每一层,都会凝聚出强大的天骄投影。”

“只有战胜所有天骄,才能获得战神塔的认可,从而得到战神塔的认主吗?”

叶擎苍理所当然地点头:“是啊!”

“战神塔一共七层,代表的是七个档次的天才。”

“若是能同阶战胜七层的天骄,等若在仙界也是绝世天骄了。”

“这样的天骄,自然有资格得到本座的认可,从而继承本座衣钵无敌天下。”

沈天:“可我还没开始考核呢!”

叶擎苍随意地摆了摆手:“不要在意,那是给外人的考核。”

“你是谁?你是万年来唯一足以在颜值上媲美本座的存在,说不定就是本座的后代血脉!”

“战神塔是本座的,本座让你继承,那你就能继承。”

“哪怕真的让你从第一层往上打上来,那些天骄投影也不会敢动真格打你。”

“既然只是走个流程,那不如别浪费这时间了,直接就决定是你吧!”

“要不然的话,下界五域怎么会有凡人,能战胜七星天骄?

看着叶擎苍理所当然的样子,沈天佛了。

这些家伙,是怎么把‘内定’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?

而且套近乎归套近乎,神特么‘本圣子可能是你的后代血脉’!

你丫这不是变着法,占本圣子便宜嘛!

要不是现在这家伙好像准备给好处,沈天绝对要在心里画圈圈,诅咒这老小子。

……

无奈地叹了口气,沈天道:“既然他们不可能战胜第七层的七星天骄,前辈为何还要让他们来考核?”

叶擎苍神秘一笑:“痴儿,白长了这么英俊的脸。”

“当然是为了知名度啊!没有人考核获得好处,谁会替你宣传?”

“这样的话,本座怎么把咱们这一脉发扬光大?又怎么找到你这种真正的传人?”

就为了宣传。

沈天问道:“我怎么听说,通过每一层考核都会有机缘奖励?甚至有人获得绝世仙经和无双圣器?”

叶擎苍点头:“奖励自然是有,不过没有什么圣器仙器之类的?”

“战神塔中的奖励,只有各种珍贵功法、战技、神通和秘术,可以无限复制。”

“闯关也不是无偿的,闯关者需要拿出对应的宝物才能与各层天骄投影战斗对赌,公平而公正。”

“你们这个世界的所谓天骄,大多数都连第一层也没闯过去,闯到第二层都很少。”

“基本上都是拿着自己在上古战场辛辛苦苦搜寻到的宝物,进塔来对赌。”

“运气好的话,的确能赢回一两门绝世传承,风风光光地回去。”

“但大多数人都是在第一层几招便落败,然后灰溜溜地拿着门安慰奖的传承离开。”

“至于什么‘战神塔里奖励仙器、圣器’之类的说法,估计是这些家伙好面子,糊弄外界的人吧!”

“反正这一万年来,本座靠着赌传承弄到不少好东西,哈哈哈!”

“要不然的话,战神塔的裂痕都稳定不了这么久。”

得!

合着还是个老骗子。

沈天无奈:“也就是说,任何人只要来到战神塔前,都可以接引进来?”

叶擎苍理所当然地点头:“这个自然,他们用各种宝物来换传承,本座欢迎还来不及呢!”

“反正给的都是些粗浅的功诀,只有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子才会当宝。”

“也就一千年前神霄圣地那俩小子,的确算是罕见天才。”

“本座才亲自现身,给了他们两门不错传承。”

神霄圣地俩小子?

沈天微微一愣:“本门的前辈?”

叶擎苍点头:“我记得好像一个叫张龙渊,表面一本正经,其实闷骚得很。”

“这家伙闯到第四层,在仙界都算是难得的天骄。”

“不过他天天想着找回神霄帝经的禁忌篇章,本座就送了他一门《补天道经》,让他自己慢慢补去。”

“另外一个小子叫楚龙河,这小伙子是相当对本座的胃口,在塔里陪了本座好久。”

“而且他的确是个神魔炼体的绝世天才,所以本座传了他些高深炼体术。”

“如果这俩小家伙没有夭折的话,现在应该在你们这个世界,算是顶尖强者了吧!”

看着似乎太久没跟人交流,一直喋喋不休的叶擎苍,沈天愣住。

这老头儿,不得了!

……

正说着,叶擎苍忽然仿佛想起什么:“对了,塔外那只傻雕,也是你的追随者?”

塔外,沙雕?

沈天问道:“前辈您说的是哪只雕?”

叶擎苍轻轻抚动袖子,顿时一道白光在二人面前凝聚。

那白光宛如一面透明的镜子,在镜子另一侧赫然是只灰头土脸的大雕。

是的,这只大雕正是金羽。

此时他背后的双翼都暗淡了,整只鸟萎靡不振地趴在战神塔前。

他的嘴巴张合着:“本雕已经说了几千遍,我是沈天那家伙的追随者,你这破塔懂不懂!”

“本雕对沈天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,你凭什么质疑本雕的真心!”

“快放本雕进去,本雕……呼,让本雕喘口气。本雕要跟随沈天并肩作战,你听懂了嘛!”

嘶~!

沈天心中震惊。

金羽啊金羽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鸟。

在本圣子面前的时候,还鸟模鸟样地跟本圣子耍傲娇。

现在背着本圣子,居然能说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,你金翅雕一族的尊严呢!

沈天问道:“前辈,为何所有人都进来历练,只有它被拦下来?”

叶擎苍冷哼着捋了捋胡子:“本来只要找到本塔,都是我战神宫的有缘人。”

“可是这傻雕居然一直称呼本塔为‘残塔’‘破塔’,简直无礼、放肆,成何体统!”

“若是放在本座年轻的时候,非一棍子从他屁股插到嘴巴,把它烤了!”

“天儿,你跟本座说清楚,这傻雕到底是不是你的追随者?”

“不是的话,本座现在就把它镇压算了,图个清净。”

沈天:“……”

叹了口气,沈天道:“前辈,金羽是我的朋友,而且还欠我一笔巨款。”

叶擎苍若有所思:“哦,朋友倒无所谓,主要是欠着巨款?那的确是不能杀,也罢!”

想了想,叶擎苍直接一挥袖子:“看这只傻雕身上的战刀和战甲还不错,就给他个试炼机会吧!”

随着一道紫光飞入那玄光镜中,战神塔的大门缓缓打开。

隆~

七彩仙光中,金羽感动得眼泪水哗哗直流。

“本雕……本雕终于能进去历练!”

“九天,整整九天九夜啊!”

“本雕都快被洗脑了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