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北斗圣子……也裂了!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4838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北斗圣子看到了沈天。

此时沈天因为诛杀血蚊尊者,被所有人簇拥着。

周围的年轻人都望着沈天,眼中满是崇拜,无数女子含情脉脉目送秋波。

顿时,北斗圣子酸了。

这荣耀和崇拜,本来是属于他的待遇啊!

就因为本圣子晚来那么一会儿,这刷声望的机会就溜走了?

你神霄圣子不好好待在自己宗门里修炼,突然跑北斗圣地统帅领域来干啥?

一时间,北斗圣子心中怨念翻滚。

沈天身旁,九儿娥眉微颤:“主人,那位强者身上怨念很重。”

怨念?

沈天望着北斗圣子,嘴角一抽。

丫开宝马车撞本圣子的大阵,本圣子没碰瓷都算不错了。

你还有怨念?

不过看着北斗圣子头顶冒着红光的金圈,沈天觉得自己应该有点风度,不跟这家伙计较。

挑衅拉仇恨什么的,太幼稚。

拿到好处就撤,悄咪咪发育,才是王道!

现在乌山城危机已经解除,血蚊尊者身上的经书也到手。

沈天正打算离开,忽然目光微凝,看到一道单薄身躯朝北斗圣子激射而去。

“可恶的混账,本来危机都已经解除,你非要撞破大阵!无耻逆贼,你丫还我母亲命来!”

那是一名筑基初期境界的修士,年纪不大。

在乌山城中,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仙天才了。

天赋,不比沈傲弱多少。

只可惜在北斗圣子面前,区区筑基期修士,真的太过渺小!

北斗圣子眼中露出一缕狠色。

他本就刚刚突破到元婴期,处于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。

之前就被沈天狠狠刺激过一次,今日又被沈天抢先刷声望,还出了车祸。

北斗圣子心里,正憋屈不爽着呢!

心魔都快出来了。

这个时候,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也敢对他出手,挑衅他?

简直不知死活,当本圣子不敢杀人吗?

怒上心头,北斗圣子右手缓缓抬起,指向那位青年。

陡时,那原本御剑激射向北斗圣子的青年,被一股无形力量锁定在虚空中。

北斗圣子淡漠地弹了弹手指,一道星光剑气陡然射出。

这道剑气是正对青年丹田而去的,若是射中,纵使能保下一条命,也将丹田破碎彻底沦为废人。

青年直盯着北斗圣子,目眦欲裂,丝毫不畏惧死亡。

他与母亲相依为命,好不容易寻得机缘踏上修仙之路,眼看着就能让母亲过上好日子。

结果却遇上血蚊攻城事件,青年之前一直都在城楼上拼命御剑杀敌。

好不容易熬到仙长抓住血蚊尊者,眼看着危机可以解除了。

结果却突然冒出这么个傻缺,硬生生驾车撞破神霄青龙大阵,把那群血蚊都放进来!

青年的母亲也在城楼附近,直接便被一只血蚊吸掉大半精血。

眼看着母亲奄奄一息,已经完全无法救回来。

这青年万念俱灰,哪里还能忍受?

死就死吧!

只可惜我梁辰无能,没能替母亲出这口恶气!

若有来世,我势报此仇!

梁辰缓缓闭上双眼,然而预料中的剧痛却迟迟没有降临。

一道金色雷霆在梁辰面前闪过,将北斗圣子弹出的那道星辰剑气震碎。

沈天身穿龙渊圣甲,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:“北斗圣子,下手不用这么狠吧!”

辰中天脸色微凝,沈天方才那招小混元掌心雷,出手时机很准。

毕竟要在半空中拦截疾速剑气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至少,得拥有强大的预判能力!

北斗圣子淡漠道:“此人以下犯上,对本圣子出手。莫非神霄圣子,要庇护此人不成?”

沈天有些无奈:“此人痛失至亲,愤怒也是情有可原。辰师兄能否给沈某个面子,饶他一命?”

坦白说辰中天的这种上位者心态,在任何世界其实都很常见。

对于上位者而言,底层的普通人根本没必要在意。

但沈天毕竟穿越不久,三观跟辰中天不同。

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是梁辰这小子头顶上的光环,是红环带绿光的。

虽然对于如今的沈天来说,这种光环已经算不上气运之子。

但随手帮忙就能结下的善缘,没必要放过啊!

沈天右手伸出噬仙藤,将梁辰从半空中拉回来,解除控制。

接着,沈天问道:“不知小兄弟你如何称呼?令堂是否还有气息,或许本座能尝试救治。”

梁辰感动得热泪盈眶:“仙长!家母一息尚存。”

“若仙长能救活家母,梁辰愿意做牛做马,报答仙长大恩!”

沈天收起甲胄,跟着梁辰走下城墙。

却见那城墙边赫然躺着一位妇人,约莫五十岁上下,脸色苍白如纸。

她的身上有一处明显地伤痕,几乎将身体贯穿,但却只有少量的鲜血流出。

因为大量的鲜血,已经被重伤她的那只血蚊吸去。

老妇人已经气若游丝,随时都会断气。

沈天心中有些触动,连忙来到那老妇人身旁,输送灵气将老妇人的气息稳住。

梁辰紧张地看着沈天和老妇人,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失血太多。

即便一直输送灵气,最多也只能短时间吊住母亲的命。

真要彻底救活母亲,非得动用珍贵的灵药不可。

但那种级别的灵药,岂是他梁辰一时半会能够得到的?

现在,也只能看仙长的手段。

沈天将灵气输入老妇人体内,粗略了解伤势后,松了一口气。

血蚊的口器刺穿老妇人的身体,这对于凡人来说的确是足以致命的伤势。

不过对于沈天而言,倒是并不难解决。

从怀中取出小玉瓶,沈天拔出塞子,从中摄出一滴涅槃圣液来。

在北斗圣子怀疑人生的目光注视下,沈天将这滴涅槃圣液喂入这位老妇人口中。

陡然间,这老妇人浑身都冒出璀璨的绿色光芒,原本狰狞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。

而她那苍白如纸的脸色,也在以极快地速度恢复血色,有新的血液在飞速衍生。

甚至,就连她头上那原本花白的发丝,此时也飞速地变黑起来。

整个人,都在片刻间似乎年轻了二十岁!

梁辰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跪在沈天面前便要磕头:“谢仙长救命之恩!日后梁辰愿意做牛做马,报答仙长!”

沈天脸上露出淡然的笑容:“痴儿,是你的孝心感动了本座,要谢就谢你自己吧!”

“一切都是缘法,或许是你与本座有缘吧!”

说话间,沈天浑身散发出一股无形气劲,将梁辰下跪的身体托起。

还真别说,这种扮世外高人的感觉挺不错的,点赞!

然而就在此时,天空中响起北斗圣子苦涩的声音:“沈师兄。”

“这可是渡劫期圣者涅槃所得的涅槃圣液,你居然喂给区区一个凡人?”

沈天望着北斗圣子,宛如看一个憨憨:“涅槃圣液是药,药不就是用来治疗伤病的吗?”

熟悉的目光,熟悉的话语。

这一刻,北斗圣子脑海中浮现当初在神霄圣地看到的一幕。

他感觉自己的脑阔有点痛,元婴好像要裂开了!

这该死的气运之子,好任性,好嫉妒!

就在这时,越来越多的人朝着沈天蜂拥而来,齐齐跪在沈天面前。

“求仙长怜悯,救小女子父亲一命,小女子愿意当牛做马为奴为婢,报答仙长。”

“让我先,我女儿已经奄奄一息了,求仙长出手相救,小人愿意用我的命,换我女儿的命!”

“仙长,求您救救我的旺财吧!旺财是替我挡住了致命一击啊!”

……

沈天叹了口气,坦白说被这么多人跪在面前求救,他的心还是软了。

也罢,左右浪费不了多少涅槃圣液,就当积阴德。

念及至此,沈天轻轻一弹玉瓶,陡时数百滴涅槃圣液激射而出,朝着每一位伤员体内涌去。

能在血蚊攻城时还靠近城墙,要么是抵抗血蚊的战士,要么是战士的家人。

沈天觉得花费这么点涅槃圣液救人,虽然亏本,但问心无愧!

一滴滴涅槃圣液在沈天的神识控制下,没入每一位伤员体内,将其伤势恢复。

甚至多余的充沛生命能量,让每一位伤员都得到莫大好处,一时间感恩戴德的话响彻不绝。

“不愧是来自北斗圣城的仙长,当真是慈悲为怀!”

“不不不,你们刚刚没听到吗?仙长是神霄圣子,策马撞破大阵的才是北斗圣子!”

“神霄圣子?也就是说仙长不是北斗圣地的人,还不辞辛苦地替我们除妖解难?不惜损失这么多宝物?”

“感动,太感动了!神霄圣地当真是圣地中的良心,跟某些宗门完全不一样!”

“就是就是,这次血蚊攻城要不是仙长偶然路过,等北斗圣子赶到,我们尸体都凉透了!”

……

除了对沈天感恩的,在暗中窃窃私语讽刺北斗圣子的人也遍地都是。

“真是讽刺啊!我们每年大半的税收都上供给北斗圣城,真正出事了却指望不上。”

“讲个笑话,相信北斗!”

“这次要不是北斗圣子撞破大阵,一个人都不用死!”

“可怜我的柔儿,被血蚊吸干精血,连仙长的救治都没能赶上!我要去圣城上访伸冤!”

“一起去!我早就听师尊说过,现任北斗圣子是个草包,天天就知道跟在紫府圣子屁股后面当跟班,简直丢圣地的人!”

“无能也就罢了,还跑来添乱,这次城中牺牲的人,大半都得算到他头上!”

“就是,丑人多做怪!人家神霄圣子长得如谪仙一半英俊,进城时都走城门,这家伙非要纵车进来。”

“这人比人气死人,同样都是圣子,咱们的圣子怎么就这么不堪呢!”

“妻儿都死了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!”

“我要去北斗圣城游街伸冤,支持北斗圣地其他真传弟子,把这个无能的丑圣子推下台!”

“同去!”

“同去!”

“同去!”

……

人是一种很容易被情绪感染的生物。

此时城中因为血蚊破阵伤亡不少,而罪魁祸首血蚊尊者已经陨落。

剩下的怒火,自然完全倾泻到北斗圣子身上。

许多亲人被血蚊残害,来不及被沈天救治的人,都因此恼恨上北斗圣子。

虽然大部分人都敢怒不敢言,但依旧有不少人准备想办法报复!

他们准备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尽自己所能地传播出去,让更多人知道北斗圣地圣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事迹。

纵使不能让北斗圣子付出惨重代价,也要恶心死他!

乌山城各处,都有人在窃窃私语,或称赞沈天,或唾骂北斗圣子。

而北斗圣子是何等修为?

那可是元婴期的尊者,精神力量极尽升华,五感何其强大?

他只是稍微好奇,催动神念一听,便听到无数人对自己不堪入目的唾骂声。

什么‘蠢货’‘丑圣子’‘成事不足’‘紫府圣子的舔狗’……

那是什么难听骂什么,什么膈应人骂什么,而且还骂得越来越欢。

北斗圣子气得浑身都在发抖,一口老血直接从嘴里喷出来!

接着,北斗圣子脸色剧变。

因为他感觉自己原本就不稳定的元婴,此时变得更加动荡,竟然出现一道裂痕。

是的,这一刻辰中天的元婴也裂开了!

额,为什么要说也……

“沈师兄,辰某有要事在身,先行告辞,日后若有机会,再招待沈师兄。”

元婴崩裂可不是小事,轻则心魔缠身精神分裂,重则生死道消直接陨落。

他必须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闭关稳固心神,想办法把裂痕修复。

最起码也得保证它不继续崩裂。

匆匆地跟沈天告别,北斗圣子驾驭北斗七星剑,逃也似地朝着远处遁去。

……

看着远遁而去的北斗圣子辰中天,沈天目光深邃。

他基本上已经确定,被他抢夺机缘的人气运的确会下降。

而且伴随着气运陡然下降,那个人也会很快就遇到倒霉的事情。

秦高如此、方常如此,现在辰中天也是如此。

不过沈天好奇的是,如果自己将血神经给辰中天一份,他的气运肯定会大涨。

可要是沈天不将血神经给辰中天呢!

后续发展会怎么样?

辰中天是会一直倒霉下去,还是说慢慢地缓过来?

嗯,这是一个新的重要研究课题。

实验还在继续进行,沈天觉得日后可以让李云风,多关注关注北斗圣子的八卦。

……

当然,这些都是后续的事了。

现在首要任务,是尽快把剩下那页血神经拿到手。

毕竟这门无上秘法对即将进入上古战场的沈天而言,可是重要的很呢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