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胖妞生疑
书名:没尘寺的传说 作者:真心公主 本章字数:465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54:43

次日,毛天生热情招呼胖妞坐下吃饭,只见五个人一桌,分别凑了五桌。

色狼有时间没见到勇敢和胖妞,昨个太晚也没聊上几句话便各自躺下休息,趁着开饭功夫说道些自己的奇遇,气氛顿时热闹起来。

说话功夫老杨又端上几样菜,强盗忙夹起一道软软绵绵香香糯糯的菜给勇敢说道:“快尝尝杨叔这道菜的手艺。”

勇敢顺手夹起送进嘴里嚼,自己顿时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吃这道菜的感觉,儿时的味道扑面而来,心中暗道: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吃到儿时的味道,不禁有些感动。

紧接着脑海里出现一幕幕有关爹娘的片断,内心深处升出无限感慨。

胖妞吃面条的同时没有忘记尝口腌白菜,一口吃下去感觉微咸脆辣,配着面条吃真是绝配。

面条看上去很漂亮,一大筷子夹起吸进嘴里心想:面条果然不错,顺滑爽口非常好吃。

看他俩吃的开心,色狼吞下一口面条问道:“你们说杨叔的手艺如何?”

勇敢被问着了,忍不住夸赞道:“真没想到这里竟能吃上这般美味。”

胖妞刚想说上两句,又见老杨端上来一盘热乎乎的煎蛋,于是夹了一个煎蛋咬了一口,说道:“好久没吃上一顿热饭,还是热的好吃。”

勇敢一口下去咬掉半个煎蛋,说道:“味道确实和凉的不同,蛋香味十足。”

老杨让大家蘸料吃菜,蕉香肯定道:“杨叔做的每道菜都很好吃。”

听见有人如此肯定自己,老杨不好意思说道:“好吃就多吃点,吃饱了不想家。”

毛天生说道:“这就是你们的家,别乱想。”

他俩这么一说,胖妞他们均想:饭菜是熟悉的味道,正是久别家的味道。

大家可能真想回家了,个个表情流露出回忆的目光。

毛天生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强盗忙道:“没什么!”

色狼说道:“爹娘没吃到,好可惜。”

勇敢说道:“一路走来饭菜随处可见随地能吃到,基本是大同小异的味道,杨叔做的味道却让我想念家乡和亲人,这种味道不是随处想吃就能吃到的。”

其他人也是如此认为,老杨高兴说道:“这里天冷,能吃的东西有限,你们不嫌弃就好。”

胖妞说道:“已经很好了!”

毛天生吃过饭,侧身过来对色狼说道:“天冷,今个不用放羊背草,陪朋友们好些玩玩。”

色狼放下碗筷说道:“知道了!”

此时,大家陆续吃完饭自觉帮杨叔收拾碗筷,刷碗。

胖妞的身子先前所受的内伤不轻,过了这些日子,伤也好了功力也恢复了,心中所想的只有两件事:怎么从这出去?好牛叔叔和五神兽哪里去了?

这两件事有些急手,想来想去终不得答案,暂且搁在心里等待时机。

她边刷碗边观察四下环境,心中暗想:这里看上去平平无奇质朴无华,就像是呆在亲人身边。

深想下来又有不少疑问,心下寻思:听色狼讲起毛天生他们是会武功的,说是周边的农户来到此地打猎为生,细想起来自己在这里飞过的地方未见村庄,甚是怪异,如今冰山的情况不明,须得到处探查一番。

胖妞心中打算已定,于是干完手中活径直走回房间,见蕉香已然拿出笛子轻吹起来,身旁的火炉发出“劈了啪啦”的燃柴声,心想:果然是大家小姐,吹的笛声悠扬且自在。

放眼窗外,但见四下白茫茫一片,心中蓦地生起一阵莫名的悲感。

呆立窗前片刻猛然间想起神纸,遂伸手摸向䄂口里,左右摸了个遍也不见半个纸影,心中怪道:哪里去了?

色狼,强盗,勇敢劈柴完毕找来,见她急找什么,向前几步问道:“胖妞什么丢了?”

蕉香见大家都来了,缓缓放下笛子凑在一起听胖妞说道:“神纸不见了!”

勇敢觉得不可能没有,低头看向自己的衣袖摸了一个来回,皱眉说道:“我的神纸也不见了!”

其他三人从他俩口中得知神纸的来历,不由得心下起疑,寻思道:“即是神纸,万不可能随便消失。”

胖妞停止寻找,沉思片刻道:“我们刚到此地时神纸尚在,难道是近几个时辰丢的?”

勇敢直起身来说道:“不可能,神纸随我们心动而动,有危才显的。”

胖妞说道:“我们远来劳累,只顾得团聚欢心,未曾静心思索这里情况,从神纸无故消失可以知道,风平浪静之下必有暗涌。”

色狼“啊?”的一声,道:“不可能,我们在此有些日子,除了天地阴阴双煞外再无异人。”

胖妞听后甚是不安说道:“越是危险之地越是假相安乐,适才见众人豪迈仁义,不得想到一介常人又怎能在冰山脚下立足多日而无羌?”

强盗一直听着,说到这个话题转瞬间想到毛天生身强体壮不过四十岁,要说他会些三脚毛功夫就能在此呆下实属意外。

蕉香目光中充满疑惑,道:“别的我倒是无异,只是好奇一常人怎能三两下砍死蛇精,真乃奇事。”

说到这事,色狼和强盗回想那日情景,打岔道:“这件事做来不宜,毛天生的确有些头脑和胆识。”

胖妞思索片刻,说道:“今晚三更,我和勇敢哥哥出门探个究竟,你们三人在此处注意观其动静。”

色狼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转头向勇敢,强盗说道:“咱们先回房玩男生游戏。”

刚走出两步,转身又对蕉香,胖妞说道:“我们三更前再来。”

蕉香见他第一次这么谨慎“噗嗤”一笑道:“晓得了!”

色狼得到肯定回答,头也不回地和勇敢,色狼径自走出去。

蕉香转身走到椅子旁从桌上轻轻拿起笛子,说道:“我吹一新曲《冰山傲游》,你听听如何?”

胖妞坐于对面的椅子上,两手托腮听她吹起《冰山傲游》,听的入迷顿感心中清凉,心中烦闷渐消,不知不觉中竟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,梦中自己来到一处混沌之地,看到没了和尚站在一口井旁微微含笑默不作声。

蕉香吹了一段见胖妞伏在桌上已然沉睡,便轻放笛子起身为她披上一件厚重外衣。

走近窗前眼见天色有些暗了,尚觉无事可做便开门出去,眼望冰峰上空似有乌云聚拢,自言道:“今晚多半有大雪。”

身边传来阵阵狂风之声,遂觉冷气逼人忙进屋取来长袍披在身上,再踏出门时见冰峰之上的乌云里三人突然闪过两道闪电,当下疑惑道:下雪之时少见雷闪,何故如此?

看了小片刻,只见那两道闪电射出红光,照得冰峰一片红,乌云里似有什么东西抖动,似乎左右缓滚,心道:以往闪电皆一闪而过,这次为何久留空中?

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一怔,眼见那两道闪电缩回乌云向西隐去,疑惑中急忙转身进屋叫醒胖妞,把刚才所见详细一叙。

胖妞披衣奔出门外查看已不见那片乌云,便在此时,毛天生一人缓步走来看见蕉,胖二人站在屋外,关心说道:“天冷,快进屋去。”

蕉香在胖妞身旁微微侧头看他一眼,心中想起先前大家对他的怀疑,一股谨慎从心底升起,说道:“我们出来看闪电。”

毛天生抬头打量天空云彩一番,道:“这么好的天哪来的闪电?小孩子就是生些奇怪念想。”

胖妞听他说的肯定,不禁问道:“毛叔要出去么?”

毛天生一笑道:“哪里要出去,今日休息。”

说着转身进屋,谈话间胖妞见他额头有汗珠明显,心道:只是休息为何出得这么多汗,明明见他外出归来,为何说谎?

想来想去总有疑问在心,侧头小声对蕉香说道:“先进屋,外面太冷。”

二人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嗯!”

回到屋里,胖妞细想之下总觉这里怪异,又听蕉香说得乌云之事,心下疑问重重。

蕉香见她默不作声,还以为是怀疑自己方才说谎,解释道:“我真的看见乌云里有两只大眼转来转去,毛叔出来的晚没瞧见。”

胖妞立在窗前,看了一眼外面说道:“你没有看错,毛叔也并非刚出来。”

蕉香不明,问道:“他不是出来?”

胖妞肯定道:“对!他是刚进来。”

蕉香登时明白道:“难到毛叔和那闪电有关?”

胖妞说道:“这倒不知,但他说谎必是想隐瞒什么!”

蕉香道:“对!他的表情有异,像是刚经历一场恶战似的。”

胖妞说道:“先不想这些,等今晚我们到这周边探过再说。”

说话间浑然不觉午时已近,二人忙去伙房帮忙。

色狼见她俩来了,端上前来一盆菜说道:“你俩把这些菜摘了。”

蕉香看了一眼,说道:“放桌上。”

胖妞接过菜盆顺手放在身旁桌上动手摘了起来,顺口问道:“杨叔这里雪山上有好玩的地方么?”

杨叔听说她想去雪山玩,不由得微微一惊说道:“到处都是雪有甚玩的?还是老实呆在家里,小孩子尽想着玩,玩能有饭吃?”

边说边使劲正反面揉起面来,胖妞听他这么一说不再问了。

强盗正烧着火,说道:“问杨叔哪有好玩等于白问,他天天在家做饭哪还出去过?”

蕉香笑道:“那该问谁?”

强盗转身回道:“问毛叔,他准知道。”

蕉香“哦”了一声,心道:毛叔不说实话,问了等于白问。

色狼和勇敢帮忙把菜全部切好,摆在锅台上弄的跟个一座座小山似的。

接下来站在旁边瞅着杨叔先是烙饼再是炒菜,那个锅里还炖着满满一锅羊汤,甚是忙活。

胖妞见大家这样那样忙个不停,很有家的忙碌感,又见杨叔顺手撕下一小块热饼给烧火的强盗尝尝口感,心中有了莫大的真实和充实感。

强盗尝过后,说道:“真好吃,午饭我要吃到撑。”

色狼听到这句立刻向前弹了他一下头,道:“竟想自己。”

强盗“哎呀!”一声,揉一揉头笑道:“我们全都吃到撑。”

此话一出逗得杨叔一乐,说道:“快去摆桌上菜。”

色狼向后退了几步,指着烙好的饼说道:“我端饼,谁摆桌?”

勇敢自告奋勇道:“我去!”

刚踏出伙房几步,西边天空上来乌云,雪花随之飘来,四下暗了下来。

勇敢快走进得大堂,心情丝毫不受天气影响快摆桌椅板凳,不多时便干好,遂冲伙房方向叫道:“上菜啊!”

色狼,胖妞,蕉香陆续上得饭菜,见大家未入席,便去一一叫来吃饭。

厢房和后院一时间热闹起来,毛天生见到满桌美味直夸:“好孩子。”

大家看了一眼饭菜,说道:“挺丰富,看起来很诱人。”

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坐下开吃,感觉要放飞自我似的,心里均想:不错!

胖妞却无心思享受美味,总觉眼前的一切太过真实反倒不真,又想起梦中师父身旁的那口井更是无瑕品尝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