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9章 塌了
书名:嫁给继兄后 作者:四叶莲 本章字数:237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4 01:58:10

第879章塌了

林月纱感到惊恐,齐衡的行事做派越发大胆,她脆弱的内心快要承受不住了。

“亲哪?”

整张脸,贴着一层厚厚的面具,亲了也白亲。

林月纱故作镇定,极其配合齐衡。

“娘子别害羞,咱们夫妻俩亲密,外人又见不到。”

齐衡以为亲一下脸已经很好了,林月纱的问询,让他点燃了希望的火焰,鼓励他要求更多。

“这里。”

齐衡指着自己的唇,期待道。

林月纱低下头,默默地深呼吸,她已经感觉到窗外偷窥二人组眼神炙热,就等着她有所行动。

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林月纱本能的弯下身子,双手捧着齐衡的脸,嘴唇印了上去。

大红色的唇脂,印在齐衡的唇上,林月纱用力吸了吸又蹭了蹭,把自己的唇当成口红涂抹。

短暂的一吻结束,齐衡的唇也跟着红了。

二人四目相对,彼此都有些羞涩。

林月纱很害羞,她发现齐衡身子的僵硬,比她还要紧张,反而突然放开了,逗弄道:“还要不要?”

“要。”

齐衡找来布巾,擦干林月纱的嫩白的小脚,又倒了洗脚水,等洗漱妥当,穿着里衣进入内室。

窗外那二人真抗冻,还在继续坚持。

“夫君,我害羞,咱们吹灯吧。”

吹灯再放下大红色的喜帐,不再被不速之客窥视。

“好。”

齐衡吹灭了蜡烛,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壁灯,他上床榻后,麻利地挑下了喜帐。

夫妻俩四目相对,挤眉弄眼,谁也没有再说话。

妙音跟着宇文鲲蹲守,她的手已经冻到僵硬。

“把手给我。”

宇文鲲握住妙音的手,伸入里衣放入自己的胸口,滚烫的热度,让妙音的手逐渐温暖起来,妙音一时间竟有些恍惚。

“冷不冷?”

宇文鲲的声音很轻,从前他没有保护好那一条老狗,但是从今以后,他要保护好眼前的女子,因为她值得。

“好多了。”

妙音苦笑,无论齐衡还是宇文鲲,心仪的女子是林月纱,而她是个替代品。

因为时刻牢记这个事实,妙音早已心如止水,面对宇文鲲的体贴,她偶尔还是会感叹。

“我不是齐衡,我不会和别的女子……”

宇文鲲小心翼翼地,很怕揭开“林月纱”的伤疤。

眼见为实,齐衡和冒牌货你侬我侬,甚至为她洗脚,上了床榻。

多说多错,妙音沉默,没有言语。

两个人在风雪中静静地依偎在一处,没有走的意思。

房内,林月纱急了,宇文鲲还不走,难道听墙角还不够,还想观看真人秀?

不行,刚刚说的那些话,已经是她的底线。

齐衡没有动作,安静中,他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强有力的心跳声。

二人离得很近,彼此感受到对方呼出来的热气,鼻尖萦绕的馨香,让齐衡眼神飘忽,意乱情迷。

要不,还是弄出点动静?林月纱给齐衡打了个手势,左右翻滚晃动床板。

城主府客院几乎不住人,床板放了很多年了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

“哎呀,你轻点!”

翻滚中,林月纱被齐衡压住了胳膊,痛呼出声。

“娘子,对不住了!”

齐衡赶紧侧过身,盘算下一步怎么把偷听者撵走。

喜帐内的二人尽量保持距离,而窗外的宇文鲲和妙音却不这样想了。

妙音下意识地捂住耳朵,不想继续听下去。

砰!

巨大的声响,把宇文鲲和妙音吓得呆愣,二人彼此对视片刻,表情变得怪异。

紧接着,房内发出林月纱的惊呼,“不好,床榻了!”

“娘子,这……”

齐衡没有预料,在床榻陷的瞬间,他抱起林月纱滚到一侧,完美地躲避过去。

尽管如此,夫妻俩衣衫不整,仍旧很是狼狈。

林月纱迷茫地眨眨眼,她只不过翻滚两圈,床就塌了?

“不是咱们的错,是床的问题。”

齐衡的话暗含深意,把窗外的宇文鲲和妙音听到面红耳赤,二人谁也没有经验,一直认定是齐衡太过凶猛所致。

“咱们赶紧离开这。”

妙音乞求地看向宇文鲲,她真的再不能听下去,不然心脏受不了。

“好。”

已经差不多了,齐衡的做所作为,足以让林月纱死心。

宇文鲲见时机已到,带着妙音出了乌城的城主府。

“齐衡答应我一生一世一双人,想不到竟然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!”

该伪装还是要伪装一下的,妙音很是感慨,她看得分明,刚刚齐衡绝对算计到宇文鲲带着她来了,所以故意做戏给二人看。

宇文鲲和齐衡同样是顶尖的大人物,论心机,齐衡更像一只深谋远虑的老狐狸。

良禽择木而栖,妙音心里有了定论,如果如齐衡答应的那般,保证她家人的安全,她可以尝试和齐衡合作。

“或许,这是男子的本性。”

宇文鲲说了一句中肯的评价,天下所有的男子都和齐衡一般,而他,是个例外。

林月纱在他身边,早晚会发现他的与众不同。

二人上了马车,走到一处松林,准备回到金裕关,就在此时,西北来了一伙黑衣人。

“抓住林月纱,重重有赏!”

为首的人高呼,其余手下当即围成一圈,挡住宇文鲲和妙音的去路。

黑衣人下手冷厉,试图带走林月纱,而宇文鲲只得把人拉在怀中护着,吹了哨声,给手下人传信。

一场恶战,打了两个时辰,宇文鲲的人和黑衣人两败俱伤,好在妙音被保护得滴水不漏,连根头发丝都没少。

“来的是何人?”

妙音没想到竟然有人冲着林月纱而来,对方根本不晓得她是冒牌货,她和宇文鲲又在城主府出来,被误会了。

原来,林月纱也有仇家。

“大概是卫家的人。”

齐衡和冒牌货混在一处,根本不管林月纱死活了。

宇文鲲从对方的招式上有了判断,卫家虽然和泗水城不对付,不过最大的仇家仍是齐衡,宇文鲲代人受过,内心分外恼怒。

虽然折损了不少人手,不过此行不是没有收获,“林月纱”认清了齐衡丑陋的嘴脸。

在背地里,齐衡竟然这么犯贱,让人大开眼界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